当前位置: 首页 > 七方茶话 > 正文
  
石伟平:走向2020——欧盟职业教育发展的战略重点与未来趋势
  审核人:

在欧洲,职业教育比普通教育发展在先,素来有重视和关注职业教育发展的传统与根基。欧盟作为超国家政治经济实体,推动着欧洲职业教育制度日渐融合。近年来,随着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的飞速发展,欧洲各国在积极参与国际竞争的同时,越来越意识到职业教育发挥的重要作用,在欧盟层面出台了极具前沿性的职业教育发展战略。因此,通过深入分析欧盟职业教育发展的社会背景、战略重点及未来走向,能够较全面地把握欧洲职业教育发展的最新动态与发展趋势。


一、欧盟职业教育发展的社会背景


欧盟职业教育政策的出台,深受欧洲社会发展背景的影响。自2010年以来,人才需求的变化、社会问题的挑战以及政策导向的影响,促使欧盟职业教育的发展不断自我更新。


(一)人才需求的新变化


纵观全球发展趋势,欧洲目前正处于经济恢复期与新一轮工业革命萌芽发展期相交汇的时代大背景下。一方面,自2008年以来,经济危机的余波并未完全平复,欧洲各国尚处于以经济复苏作为首要任务的恢复期。因此,通过职业教育来培养积极的欧洲公民,降低失业率成为了重要手段。另一方面,新一轮全球工业革命正在悄悄地改变着人类社会。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的出现,德国工业4.0,美国“先进制造业”计划,日本、韩国智能化程度不断提高,发展中国家的迅速崛起,带来的是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正如欧洲委员会发布的《反思教育:为更好的社会经济投资技术技能》中所提到的,技术技能的发展决定了欧洲生产力。[1]由此可见,高技术技能人才的需求量正在大幅增加。低技能技术的产业和劳动力在智能化时代将受到严重挤压。这就需要更加高质量的职业教育以及更加畅通和灵活的职业教育体系。


(二)社会问题的新挑战


在欧盟各成员国内部,存在技能短缺、高失业率、高辍学率及人口老龄化等社会问题。欧洲职业培训开发中心(CEDEFOP)预测,需要第三级资格文凭(学院或大学)的工作比例从2010年的29%增加到2020年的34%,而低技能工作的比例在同一时期从23%下降到18%。[1]然而,职业院校毕业生往往不能够较好地胜任高技术技能型的工作,技能短缺现象较为突出。欧洲职业培训开发中心在对教育与培训的反思报告中指出,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职业学校与企业的合作不够紧密。此外,自经济危机以来,高失业率和高辍学率一直困扰着欧盟各成员国,一方面,是由于就业市场不景气;另一方面,是由于职业教育自身质量和吸引力不佳。同时,人口老龄化问题日益突出,加上部分欧盟成员国出生率下降,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劳动力短缺。


(三)政策导向的新影响


2010年3月,欧盟发布“欧洲2020战略”,这一战略统领了未来几年欧盟各成员国政策发展的走向,也深刻影响了欧盟职业教育的发展方向。从“欧洲2020战略”中可以看到,三类增长成为战略重心:建立在知识和创新上的智能型增长,建立在高效和节能上的可持续增长,建立在扩大就业和消除贫困上的包容性增长。其中,欧盟制定了五个量化目标,即提高就业率、增加研发投入、提高能源效率、降低辍学率和消除贫困。[2]这一战略出台后,欧盟首先表示要加大对职业教育的投资力度。可见,职业教育对实现“欧洲2020战略”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同时,根据这一战略的发展要求,职业教育需要更好地服务于促进公平、提高就业率、增强创新力等方面。


二、欧盟职业教育发展的战略重点


在以上社会背景的影响下,近几年来,欧盟职业教育发展的重点主要集中于技能培养、促进流动、加强合作及优化资源等四个方面,出台并实施了一系列相关的政策、计划及文本,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一)技能培养:基础技能与职业技能双管齐下


在《反思教育:为更好的社会经济投资技术技能》报告中,欧洲委员会反复强调,技能培养要面向21世纪,并提出了新的技能培养框架。报告指出,一名合格欧洲公民的技能要求包括:横向基础技能与职业技能。只重视职业技能培养的职业教育所培养的学生已不能很好地适应社会的发展。


1.横向基础技能的提出,一方面,是受知识经济的影响,人们需要的相关技能越来越多。另一方面,也是为个人多变的、不可预测的职业生涯路径做准备。所谓横向基础技能,包含了横向技能与基础技能。横向技能是指批判性思维、主动性、问题解决、协同工作、创业能力等。2013年,欧洲委员会发布了相应的指导政策,以支持改善欧盟创业教育的质量和普及程度。指导政策中提到,会员国应通过创造性的教学方式从小学开始培养学生的创业技能,同时,在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阶段提供以职业为目标的创业机会。另外,基础技能的获得在欧盟各国也得到广泛重视,包括读写能力、数字能力、科学与数学基础等。据统计,欧洲15岁的学生,未掌握基本技能的比例约为20%,有五个国家在阅读方面学生成就较低的比例超过25%。[1]对此,欧盟各成员国进行的改革主要有:设立国家标准化考试;建立读写、数学和科学中心;创建教师网络和继续专业发展;加强对学习困难学生的早期筛选和干预等。


2.关于职业技能的发展,欧洲委员会提出两点建议:①开发世界一流的职业教育体系。在德国、奥地利、丹麦、荷兰等实行“双元制”的国家,青年人的就业率较好,技能匹配度高。而在欧洲南部的一些国家,职业教育在质量和吸引力等方面较为落后。这是由于实行“双元制”的国家内部具有成功的职业教育体系。②欧洲层面更高水平的合作。2012年12月召开的欧盟教育部长柏林会议,对促进职业教育和培训领域合作具有重要意义。该委员会在欧盟层面建立了学徒制联盟,汇集各会员国和利益相关者,在国家层面上采取行动。


(二)促进流动:构建灵活开放的职教体系


随着欧洲一体化进程的逐步深入,在欧盟范围内劳动力的自由流动日渐频繁,如何使流动人群的职业资格和学习结果在不同国家得到认可,成为重要问题。在2002年—2010年间,在哥本哈根进程影响下,欧盟理事会开发了整套欧洲工具。针对促进流动的欧洲工具主要包括:①欧洲资格框架(European Qualification Framework,EQF)。欧洲资格框架坚持学习结果原则,从知识、技能与能力三个方面,进行了1~8级的划分,以满足不同层次、不同水平人员对资格认证的需求,解决欧盟各成员国职业资格难以通行的问题。②欧洲职业教育学分转换体系(The European credit system for VET,ECVET)。欧洲资格框架的实施主要通过学分转换体系来实现,该体系在描述资格所含知识、技能和能力的基础上,将学习结果通过转换与累积,最终以学分形式呈现。③欧洲通行证(Europass)。欧洲通行证的开发旨在提高职业资格和能力的透明度,帮助欧洲公民在留学和求职中展现个人资格与能力,促进其在欧盟范围内自由的流动。[3]


目前,欧洲资格框架(EQF)的实施并非局限于职业教育。其中的层级标准已覆盖了从基础教育到博士学位的所有资格证书。在2010年通过的《布鲁日公报》(2011—2020)中,各成员国再次提出,将致力于密切联系国家资格框架(NQF)与欧洲资格框架(EQF)。并且,许多国家决定发展国家资格框架(NQF)。同时,已有36个国家正在联合实施欧洲资格框架(EQF),包括欧盟28个成员国以及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冰岛、列支敦士登、黑山、挪威、瑞士和土耳其。[4]可见,从欧洲资格框架(EQF)的设计到实施,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参与其中。


(三)加强合作:密切与劳动力市场的联系


职业教育该如何帮助学习者实现从学校到工作的顺利过渡,这一问题一直为欧盟所重视。研究表明,有工作经验的青年人的就业前景更好,尤其是参与学徒制。这是因为,学徒制及其他形式的工作本位学习能够为青年人提供高质量的培训,并且能促使学习者学习结果和岗位技能需求的匹配。对此,欧洲各国重视与企业合作开展学徒制培训,激励企业为雇员提供在职培训。而且,欧盟各国职业教育与培训的提供者与社会合作者、公共就业服务机构合作开发人才需求预测工具,从而加强技能与岗位之间的匹配度。[3]其中,德国联邦以及各州政府在促进工作本位学习及企业参与职业教育方面,主要有以下三种举措:①进行职业资格需求预测。劳动力市场需求研究和预测,能够帮助职业教育机构提早确认劳动力市场的动态,从而快速灵活地调整,保证职业教育的有效性,缓解企业培训岗位供过于求的问题。②扩大学徒岗位规模。2007年,德国联邦政府延长了国家培训公约的实施年限。截至2012年,培训位置新增86500个,这一成就使得年轻人拥有更大的机会和灵活性参与培训。③创新激励计划。政府通过落实经济补贴政策,来降低企业培训成本,包括联邦培训补贴金政策、地区层面培训贷款政策和行业部门的补贴政策等。其主要特点为:直接补贴,操作性强;保障企业和学徒双方利益是政策设计的出发点;充分考虑不同地区、不同行业(职业)、不同企业规模和不同人群的个性特点,针对性和可操作性较强。[5]


(四)优化资源:保障职业教育顺利实施


职业教育的顺利实施,离不开各方资源的有力保障。为了促进青年人接受良好的职业教育和最终成功就业,欧盟主要在师资队伍建设、信息和通讯技术(ICT)发展、经费投入方面予以支持。


1.师资队伍建设。在劳动市场发展、教师能力国际化背景下,职业教育教师面临着巨大挑战。欧盟各成员国都意识到了职业教育教师队伍建设的重要性,主要通过以下措施来提高竞争力:①招聘更多高质量的专业人员加入职教师资队伍;②关注职业教育教师与培训师的终身学习;③通过资金投入,开展职教教师培训项目;④一些成员国正在进行职教师资的资格标准、能力框架或专业档案袋的开发等。


2.信息和通讯技术(ICT)发展。ICT的开发与使用,为欧盟职业教育的开展带来了便利。目前,ICT主要用于帮助高危群体学习,以及促进学习者主动学习和最大限度地灵活接受培训。在英国的院校中,ICT被认为是为学习者提供独立公正的职业信息、建议和指导的一种有效手段。网络指导入口提供在线职业生涯管理技能训练。


3.经费投入。欧盟曾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来保障职业教育与培训的经费投入,其中一条途径是以各种欧盟基金补助各成员国。例如,支持就业、经济和社会融合的欧洲社会基金,终身学习项目资金,欧洲地区发展基金等。欧盟除了加大对职业教育与培训的投资力度之外,也通过实行管理上的分权化与机构自治、采用新的资金分配方式,以及兼并与伙伴关系等方式,来确保资金的使用效率。[3]


三、欧盟职业教育发展的未来趋势


从欧盟职业教育的发展状况以及“欧洲2020战略”的深刻影响来看,欧盟职业教育的发展趋势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整体态势:一体化、个性化并存与深入发展


在欧盟范围内,职业教育的一体化与个性化并存发展是其主要特征,未来这一发展方式将不断深化。欧盟职业教育一体化发展,得益于欧盟层面政策的引导以及欧洲工具的开发与实施,包括欧洲资格框架、学分转换体系、欧洲通行证、质量保证参考框架等。过去十年,欧洲工具已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不过仍有不断优化的空间,各工具之间的紧密性与一致性也有待加强。另外,欧洲职业培训开发中心在对教育与培训的反思报告中提到,需要创建一个欧洲领域的技能和资格证书来促进欧盟透明度和识别工具之间的融合,并且加强对职业教育标准的监测,在开放型政策调整方式框架下进行定期同行评审。另一方面,在欧盟职业教育一体化框架的引导下,各成员国的职业教育发展又独具个性化。尊重各个国家教育与培训的价值观念、现行制度以及教育内容,是欧盟职业教育与培训合作的基础。[6]因此,如何处理好职业教育发展的一体化与个性化是一个重要问题。在实践中看到,某些国家正在进行有益的尝试,将国家资格框架(NQF)与欧洲资格框架(EQF)建立联系,或者对照欧洲资格框架(EQF)来建立国家资格框架(NQF)等。


(二)人才培养:目标、内容与方法的适时更新


“欧洲2020战略”的发展目标深刻影响了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就培养目标而言,职业教育需要关注社会需求和个人需求的整合。欧洲各国对于高技术高技能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同时,学习者的生涯发展需求也更加多元,包括升学、就业、留学及创业。就培养内容而言,欧盟除了对学习者的横向基础技能及职业技能提出要求外,对关键能力的研究和探索将会是一个重要领域。另外,“欧洲2020战略”中提到,职业教育的课程要关注创新、革新和创业精神的培养。因此,建立现代、优质、高效的职业教育与培训体系,培养学生的创新创业能力是未来欧洲职业教育发展的重要趋势。[7]就培养方法而言,对工作本位学习的改进和深化将继续进行,正如青年就业计划中提到的欧盟层面学徒联盟的建立就是一种积极的探索。另一方面,ICT的发展与应用也将为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带来便利。如保加利亚的“终身学习2014—2020年战略”提到,将在职业教育和终身教育领域使用更现代化的技术,包括电子书、先进设备和ICT等。[4]


(三)资源整合:进一步提升吸引力


不管是经济发展的需要,还是缓解高辍学率的需要,欧洲职业教育与培训仍需提升吸引力。而职业教育与培训的吸引力取决于多种因素。对职业教育与培训自身而言,其吸引力则取决于其质量和效率、教师和培训者的高标准、与劳动力市场需求的相关性等。[7]为保证教育质量,欧盟专门出台了欧洲职业教育与培训质量保证参照框架的出台,增加了各国在职业教育与培训系统间的透明度和促进相互信任。但这一质量保证参考框架是针对整个欧盟的。在各个国家层面,同样也需要建立质量保障框架。因此,质量保证框架在各个层面的设计与落实是将来发展的重要内容。除此之外,职教师资队伍建设和教师专业能力发展也是欧盟职业教育发展的重要方向。

 

参考文献:


[1]European Commission.Rethinking Education:Investing in skills for better socio-economic outcomes[EB/OL].[2014~01~11].http://www.cedefop.europa.eu/en/content/rethinking-education-investing-skills-better-socio-economic-outcomes.


[2]蔡玲凌.欧盟“2020战略”对我国职业教育的启示[J].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3(3):73~75.


[3]苟顺明.欧盟职业教育政策研究[D].重庆:西南大学,2013.


[4]Cedefop.Stronger VET for better lives:Cedefop's monitoring report on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policies 2010~2014[EB/OL].[2015~03~01].http://www.cedefop.europa.eu/en/publications-and-resources/publications/3067.


[5]王启龙,石伟平.政府促进职业教育校企合作:德国的经验与启示[J].职教通讯,2014(34):23~26.


[6]吴雪萍,汪鑫.欧洲职业教育和培训质量保障参考框架探究[J].比较教育研究,2012(6):38~42.



作者 | 石伟平 系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华东师范大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长,孙露 系华东师范大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2014级硕士研究生

来源 | 《职教通讯》


上一条:温才妃:第三方评价——你的明天在哪里
下一条:梁卿、史玉华:论职业教育学作为独立学科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