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七方茶话 > 正文
  
付强、王玲:美国大学科研人才创业保障机制及其启示
  审核人:

 

大力发展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新兴技术是增强国家实力的根本。如何尽快将大学的创新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推进产学研用的四方协同,是当前我国科技持续创新发展面临的重要课题。高校科技人才直接以科研成果作为创业资本,成为科研成果快速产业化的主要方式,这种高校科技人才直接创业的方式,有助于科技产品的持续研发,实现产学研用共赢的局面。美国大学在科研成果的产业化方面,已有很成熟的制度和机制,尤其是为大学科技人才的创业提供了良好的保障机制,并在加快大学高新科技成果的转化应用方面,为我国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

 

一、美国大学科技人才创业发展脉络

20世纪初,随着美国赠地法案的实施,美国州立高校与地方的经济发展紧密结合在一起。美国大学的创业经历了大学创办衍生企业再到科技人员自己创办公司的过程。在法律政策上,美国政府不断颁布促进技术转移的有关法案,建立了完备的、鼓励创业的技术转移法案体系,对美国高校的创业活动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一)20世纪初,科技人员创业的萌芽期

美国高校科技人才创业最初并不为高校管理者所支持。在这个时期,美国大学一度认同大学科研人员的成果应该属于公共产品,不能申请技术专利。典型事件是1907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Frederick Cottrell教授为了将他的专利技术转化行为与大学主体相脱离,发起成立了美国首家专门面向高校专利的管理公司,取名为“研究公司”(Research Corporation)的机构,主要从事高校科研成果的商业化运作独立。1925年,威斯康星大学的Steenbok教授组织校友们成立了“威斯康星校友研究基金”,该独立机构接受威斯康星大学科技人员的专利,然后进行技术转让。受此影响,在20世纪20—30年代,其他公立大学研究机构也开始关注科研成果知识产权的商业化问题。许多高校开始通过创办公司来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如1925年,麻省理工学院就成立了东北理事会(the Northeast Council),这个组织主要是通过把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转移给当地公司,或者通过直接创办大学衍生企业来进行科研成果的技术转化。美国大学商业化的萌芽源于要求大学科技人员将他们的技术发明归于学校。在1926年,加州大学就出台了相应政策,随后,许多公立大学也开始做出明确规定。

美国高校正式的商业化伴随二战期间高校技术转移机构的出现而兴起。20世纪30年代,为了保护学校利益,麻省理工学院、普渡大学、辛辛那提大学都跟随威斯康星大学成立了专门管理发明专利和授权的机构,使技术专利成为学校的研究成果。通过对技术专利管理机构的集中管理,大学可以将他们的知识产权授权给不同的公司,而不是个别资助研究项目的公司。1940—1955年间,美国有64所高校制定了专利政策,21所高校修订了部分政策。但这些政策也反映了美国高校对技术商业化的矛盾情况。

 

(二)20世纪40—70年代,科技人员创业盛行期

随着二战中的军事需要,美国许多研究型大学获得了充足的研究经费,科研人员意识到了科技发明的巨大商业价值,研究型大学科研人员创业、创办公司一时风行。二战过后,一大批二战期间的科技发明通过创办公司开始商业化,像源自MIT林肯实验室的精密机械、电子元器件等发明被开发出来推向民用市场。与此同时,1946年,哈佛大学商学院院长Georges Doriot、风投之父Ralph Flanders以及MIT校长Karl Compton在波士顿创办了美国第一家现代的风险投资组织——美国研究发展公司(简称ARDC),其主要目的是将麻省理工学院的军事技术进行商业化,为MIT科技人员创业的公司提供了大量的资助。此外,ARDC通过成本分担的形式为MIT科技人员创办公司提供办公场所,以此来降低新创公司的成本。

20世纪50—60年代,美国联邦政府对科技的研发经费增加,政府投入的研发经费在大学研发经费的比重从1960年的54.6%上升到1966年的73.4%。特别是在冷战时期,美国对大学研究经费的巨大投入,也激活了美国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美国高校、科研机构的科技成果数量激增,许多大学的科技人员开始将政府资助研发的科学技术通过创办公司进行商业化。这个时期,麻省理工学院并未收取任何技术专利费用,也未从这些公司中获得股权收益。这个时期不断涌现的创业公司,涉及到的科技专利、知识产权等问题迫使美国大学开始调整其科研管理政策。

由于美国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科研成果商业化水平非常低,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美国一些高校开始管理本校的技术专利事务。有研究表明,20世纪初至70年代这段时期,美国大学对科研成果的商业化、大学衍生企业都是通过间接形式进行的,所以众多美国高校科技人员在将他们的科研成果商业化时,往往不涉及他们的学校。

 

(三)20世纪80年代,美国科技人员创业进入规范资本投资期

美国科技人员创业的兴起离不开法律的规范。特别是198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拜杜法案》和《史蒂文生-怀德勒技术创新法案》,这两个法案是美国技术转移到企业的分水岭事件,之后又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技术转移法案:1986年通过的《联邦技术转让法》、1998年《技术转让商业化法》、1999年《美国发明家保护法令》以及 2000年《技术转移商业化法案》。这些针对技术转移的专项法案都为高校技术转移、技术商业化活动提供系统的法律依据和法律保障。美国联邦政府各部联合制定了《科研机构专利许可法案》,允许大学拥有政府资助的科研发明专利权。随后,不少大学成立了技术转移办公室(TLO),1960年有6家,1980年有25家,1995年突破200家。

20世纪80年代,一批风险投资机构开始出现,这是通过融资来资助创业公司的初期阶段。早在1972年,麻省理工学院Richard Morse教授就成立了MIT 发展基金(MIT Development Foundation),主要为创业教师提供人员、商业计划、市场预测、资本融资、培训及技术转化服务。同时,学校在为创业公司的服务中,将获得的股权收益用于学校发展。1983年,Texas A&M 大学成立了新技术投资机构,资助从事学校技术转移的小微公司。1987年,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成立了技术开发与转化中心,促使学校的科研成果商业化。德克萨斯州立法机关通过了产权所有权法案,允许大学持有衍生公司的股权。同年,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组建了经济开发公司,管理学校科技园、企业孵化器、创投计划,通过股权投资支持教师、学生创业,帮助员工、教师、学生寻找创业项目。

20世纪80年代,美国大学对创业行为出现了较大的转变,许多大学开始成立资助机构,通过技术商业化的投资基金形式,为创业公司的技术开发提供资金支持。1981年,罗切斯特大学成立了风险投资机构,从大学捐赠资金中筹资6700万美元。1982年,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成立了生物技术研究中心,资助生物技术创业公司。

 

二、美国高校科技人才创业保障机制

美国大学创业公司的蓬勃发展,离不开美国生物技术的出现和迅猛发展的时代背景,加上《拜杜法案》的颁布实施,《专利法》的修订,高校持有技术发明产权的使用,以及各高校的效仿作用,都激发了美国高校创办公司的持续热情。

1. 专利法案的出台,为创业活动的股权分配、收益提供法律保障。1980年《拜杜法案》的颁布,使得美国各高校获得联邦财政资助的科技发明许可及商业化变得更加顺畅,促进了拥有知识产权并进行技术开发的创业公司出现。政府资助的技术发明占到了高校科研成果的2/3,激发美国各大高校的商业化热情。此外,《拜杜法案》规定了大学创业活动的合法性。《拜杜法案》的宗旨是鼓励联邦财政资助科研成果能授权给创办的小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对大学的创业活动给予了法律支持,让过去一些对大学创办公司的反对意见逐渐微弱,使大学管理者资助公司进行技术研发成为合法的行为,也让一些科研成果能够很快找到授权公司,并进行商业化生产。

2.专业化的技术转让中介机构为科技人才创业进行服务保障。美国大学创业公司的兴办离不开本校技术许可机构专业、完善的保障服务。大学技术许可办公室不仅仅是一个行政管理机构,更多的起到为创业公司提供法律支持、募资、咨询、联络外界的平台,其在创业活动中的作用主要体现为:

一是,充足、专业化的技术许可人员对创业公司全程的保障服务。一个创业公司的创办从科研活动开始到技术许可大概要经历以下几个过程:首先,大学科研人员在企业、政府、基金会的资助下进行研究,但这些研究并不是以技术发明为主,也并不是所有科研都会产生商业化研究成果。这需要学校技术许可办公室对研究成果进行甄别、挑选,对重要的、有应用价值的成果进行知识产权保护。随后,技术许可办公室人员要进行技术的商业化运作。在美国,一些大学都有着专业的技术许可队伍,当科技人员创办公司时,技术许可办公室要雇佣专家为创业公司提供市场评估、撰写商业计划书、募集风险投资、组建创业队伍、寻找场地和设备、测试试验产品。麻省理工学院Richard Morse教授成立的MIT 发展基金就可以算是技术许可办公室的初期形式,主要为创业教师提供人员、商业计划、市场预测、资本融资、培训及技术转化服务。这些服务在创业初期对创业公司的发展至关重要。

二是,利用技术许可办公室的外部资源。创办公司把技术转让给企业需要很多资金和精力,而大学的创业公司没有大企业的员工队伍,他们更多是依赖专业化的技术许可办公室人员,借助他们与专利代理人合作,与供应商谈判、进行市场调研。有研究表明,美国一些大学由于缺少专职人员来从事技术转让工作,在创业公司的创办数量上明显少于那些有专业化技术转让队伍的学校。

三是,和与创业有关的资源保持良好合作关系。技术许可办公室在科技人才创业上发挥着重要作用,为科技人员创业维护和开发一些社会资源已经成为他们工作中的重要部分。他们同投资人、财务管理人员和顾问都有着良好的合作和紧密联系,可以为科技人员创业解决困难,让大学的创业之路更加顺畅,让创业者专心在技术开发上继续研究。

3. 多渠道的稳定资金支持,为科技人才创业提供资金保障。创业公司需要大量的资金进行前期启动,进行技术研发和市场开拓。由于大学创业公司往往具有较大的市场风险,一般私人投资往往在创业公司初期不会进行投资,因此,创业公司需寻求公共资金的资助,进而避免了让予大部分股权给投资者。所以,公共资金的获得对创业公司至关重要。

一是,种子资金的支持。对创业公司初创期的资金支持是维持其健康发展的关键因素。创业公司进行前期技术完善开发、市场需求调研、知识产权保护时,都需要前期的资金投入来完成。像佐治亚理工学院、弗吉尼亚大学为科研人员创办公司提供研究成果商业化奖励,为创业公司提供先期技术开发资金,这两所学校因此涌现了大量创业公司。卡耐基梅隆大学、凯斯西储大学为本校科技人员的创业公司提供10~25万美元的种子资金,目的是让这些创业公司在争取风险资本投资、创业天使基金上具有更大竞争力。

二是,完善的资金支持体系包括资本市场的融资、创业天使基金的资助,都为创业公司的技术开发提供充足的资金保障。成立于1953年的小企业管理局(SBA)是美国政府设立的向技术创新提供资金支持、政府采购、信息咨询、创业培训等服务的专门机构。小企业管理局除了为创新型小企业提供咨询和管理培训服务外,还帮助创新创业者获得资金支持,包括提供担保帮助获得商业银行贷款、直接提供风险资金、协助获得联邦部门的研发项目与合同等。通过对技术创新项目相应的扶植和培养,SBA在客观上起到了激励全社会进行技术创新的作用。小企业管理局采用担保贷款、风险投资、预留联邦研发经费等方式,帮助技术创新型小企业获取资金,其中两个最重要的技术创新资金服务项目是,1982年的小企业创新研究计划(SBIR)和1990年实施的高新技术项目(ATP)。其中,SBIR项目要求联邦政府财政预算中的2%用来资助小微企业的项目。ATP项目为高风险技术提供资金,约60%的经费投入到创业公司。值得注意的是,SBIR项目资金来自于一些政府机构,像美国国防部、国家科学基金委、国家卫生研究院等。

除了政府财政和大型公司的投入外,风险投资、小企业管理局以及纳斯达克资本市场这三大要素,也从不同角度、层面为处于各个阶段的创新型企业提供资金,并且各要素彼此衔接、相互配合,形成了有效的投融资机制,很好地发挥了促进技术创新的作用。具体来说,风险投资利用市场方式解决技术创新前期的融资困难问题,特别是在20世纪80年代,投资银行开始对还远未实现商业化的生物技术公司进行资本投资,由于这些投资者的资金能力,使得大学科技人才可以轻松创办生物技术公司。而纳斯达克资本市场则为创新型小企业实现规模性股权融资提供平台,并且也为风险投资的最终撤离建立良好的退出机制。

4. 大学宽松、自主的创业制度环境,为科技人才创业提供制度保障。大学人事、科技管理制度是促进科技人才创业的必要前提条件。首先,美国大学给予创业人员更灵活的工作自主权。一些美国大学允许科研人员非全日制工作,并且可以离岗进行创业,这解除了创业的科研人员必须放弃稳定的大学教职岗位的顾虑。而有的美国大学是禁止科研人员利用他们的科研成果在公司中担任技术顾问,这实际上就是在阻止他们创业,也同时阻碍了技术的开发。像麻省理工学院采取多项措施保障科技人才创业,大学在创业公司中持有股权,允许科技人员离岗创办公司,开发他们的技术发明,特别是允许科技人员使用学校资源来研发技术,允许技术人员在技术授权中缴纳较少的许可使用费,并为科技人才提供前期的创业资金。

此外,一所大学的创业文化氛围也影响着创业活动。首先,在大学的校园文化氛围中形成支持创业、鼓励创业的局面,就会让创业活动成为一种常态,而不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像麻省理工学院有鼓励科研机构教师进行创业的文化传统,所以,麻省理工学院有了许多优秀的创业公司。如果将创业活动作为一项冲淡科学研究,影响大学声誉的事情,那么这所大学就不会有太多的教师投入创业中。其次,借助大学科研人员成功创业的楷模影响,也为其他教师、毕业生创业提供了学习的榜样,能够带领一批教师投身技术商业化中,甚至成为他们的领路人。再次,技术许可办公室的定位和作用,事关学校的创业活动。如果将技术许可办公室定位为监管部门,那创业者一般不会跟技术许可办公室保持较好的合作关系;如果这个办公室是创业人员咨询服务办公室,创业人员就会与办公室人员保持良好的关系,相信其能为他们提供帮助。

5. 允许科技人才持有独占性许可,为科技人才创业提供竞争性保障。在美国大学科技人才的创业活动中,持有独占性许可是非常重要的刺激因素,保障了新成立的创业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使其可以在创办初期化解开发新技术的风险。

由于创业者要承担新技术创业的高风险,投资者也不愿意对高风险公司进行投资。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科技人才在未拿到独占性许可授权时,他们表示不会轻易创办公司。由于新技术在研发初期还无法显示出更有价值的市场前景,所以,只有保证科技人才将获得正在研发的新技术专属授权的前提下,投资者才可能对其进行风险投资。此外,独占性许可也将潜在的竞争者排除在外,这有利于创业公司获得技术研发的利润回报。有研究表明,2000年,大学的科技人才创业公司有90%的技术授权都是独占性许可授权,如斯坦福大学在20世纪90年代由于未采取独占性许可授权政策,创业公司相对于其他大学就少很多。

6. 大学在创业公司中拥有股权收益,为科技人才创业提供坚强后盾保障。由于创业公司往往资金比较紧张,所以大学的技术许可办公室多通过大学在科技人才的创业公司中持有部分股权来充当或者部分充当创业公司知识产权的使用权费用,这个政策有助于美国一些大学更愿意协助科技人员创办公司。此项政策实际上对外宣称了科技人才创业公司的合法性,并且也表明创业公司有先进的大学科研机构的支持,有助于创业公司从外部获得更多的资源。

大学则通过两种方式获得股权收益,一是,通过知识产权获得股东收益。二是,大学对创业公司直接进行资金投入,获得股权收益,这种形式的优势在于,可以减少创业公司先期的资金支出。

7. 鼓励利用大学资源创办公司,为科技人才创业解决后续科研条件。美国一些大学对科研人员使用大学资源创办公司都有着较宽松的规定。有研究发现,那些为创业公司提供灵活的设备、实验场所租赁业务的大学会有更多的创业活动,有时候这些大学资源都免费使用。像卡内基梅隆大学有众多的创业公司,主要在于大学的研究机构帮助科研人员创业,像Lycos公司在其创业初期,已在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大楼中孵化,此外,大学还提供了10万美元的投资作为其购买服务器以及公司开拓市场的资金保障。除此之外,那些对校内资源使用限制较严格的大学,往往很难形成创业氛围,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使用学校资源上比斯坦福、MIT有更多的严格要求,进而在创业上比起后两所学校差距很大。路易斯安那州的高校创业活动也很少,主要原因在于科研人员若参与创业或者是担当任何公司的顾问都要被解雇。

 

三、我国高校科技人才创业保障的对策建议

 

美国大学科技人才创业保障机制建设的经验做法,涉及大学创业文化建设、科研人员管理、创业经费保障、实验资源支持以及技术转移机构的运行机制等多个方面,结合我国实际情况,提出以下对策建议:

 

(一)落实国家政策:在高校管理制度上保障科技人员创业

我国国家层面的政策保障体系已明确了鼓励、支持的改革方向,先后制定的《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形势下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2015年),鼓励高校、科研院所等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员在职创业、离岗创业,新修订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也对科技人员的技术转移进行激励性奖励。

从省市级层面的政策条例制定来看,各省都出台了加快科技成果转化的指导意见和具体执行措施,这为高校开展创业活动提供了管理依据,也为高校科技人员技术转化工作的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然而,从这些宏观管理政策来看,还未触及影响高校科技人才创业的关键要素,像职称评审、科研人员考核评价等方面。由于政策落实涉及到高校的内部管理环节,高校是否落实这些政策,缺乏相应的措施来进行保障和监督,进而,政府的指导性政策往往在高校具体管理制度上无法很好地贯彻落实。高校科技人才创业的蓬勃发展,最终要落脚到高校层面的管理制度上。由于高校科技人员创业保障是一项事关学校各部门协同的系统工程,涉及高校科技人员人事、财务、评聘、考核、后勤管理等多方面的政策关联,因此,需要对高校管理制度进行系统的修订。我国高校目前的科研管理仅限于鼓励科技人员进行技术转化、申请专利,而对科技人员创业亟需的创业平台、创业资金、人事管理、业绩考核、科研编制等方面的规定还未完全落实,进而造成了虽然在国家政策上支持高校科研人才创业,但在高校具体管理中,缺少对创业有效支持的制度设计,很难激发科技人员创业的热情。

在目前政府与高校关系深化改革的背景下,政府对高校管理将更多的是宏观调控,规范指导,资金扶持。这就需要政府在政策制定上,不仅要表明对高校科技人员创业的支持,更要通过对人事、财政、土地、税收等资源的宏观调控管理,来激发、引导高校制定配套制度鼓励、支持科技人员进行创业。

从高校内部来看,通过转变高校科研管理模式,完善科技人员自主创业保障。我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管理模式还处于一种行政化的管理模式,未形成对科研创业的服务意识,从管理的环节设计上,缺少对科技人员创业的服务内容,因此,还无法实现科技人员的自主创业保障机制。转变高校的科研成果转化机制,就是要变革高校在科研成果管理上的职能,由事务管理转向为科技人员创业服务,组建技术转化专业服务机构,建立非营利性基金组织,采用市场化运作服务于科技人员创业需要。

 

(二)完善平台建设:为科技人员创业提供专业服务保障

1. 建立专业化的技术转移机构。目前,我国高校还未建立起一批具有专业化队伍的技术转移机构。从美国技术转移办公室的运作来看,它为美国高校科技人员的创业发挥着重要作用,成为科技人员创业的伙伴。我国高校要发挥技术转移机构在知识产权中介服务中的桥梁作用,推动科技人才的技术专利发明向市场化、规模化、国际化发展。高校要加强同国际专利中介机构的交流与合作,鼓励知识产权中介服务机构以多种形式引进国外先进经营方式和管理模式,提高专业服务水平。

此外,高校技术转移机构要加强科研人才的创业技能培训和创业服务指导,提高创业成功率。通过创建创业服务网络,探索多种组织形式,为人才创业提供服务。制定科研机构、高等学校科技人员创办科技型企业的激励保障办法。

2. 加强共享平台建设,为创业公司提供高校资源支持。为鼓励高校科技人员在科研中进行创业,高校要及时制定、修订有关管理办法,为科技人员利用实验仪器设备创业提供完善的资源保障,这是激活我国高校科技人才创业的重要措施。如山东省制定了《关于支持高新区科技型小微企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以及《科技型小微企业共享科学仪器设备扶持办法(试行)》等有关规定,明确提出拥有政府财政资金购置科学仪器设备的高校、科研院所及企业,必须按要求注册成为供给方会员,在仪器设备网上准确发布仪器设备及收费标准等信息及相关服务条约,并在网上为小微企业等用户会员提供服务。这一系列政策为高校科技人才创办的小微企业使用高校共享的科学仪器设备提供了政策依据。

 

(三)经费保障:完善创业资金的配置与管理

2014年以来,我国许多省份加大了对科技型小企业的创业经费扶持,完善了支持人才创业的金融政策。制定了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创业贷款等保障政策,完善知识产权、技术等作为资本参股的措施。但从高校的实际情况来看,还需要做好以下几点:

1.加大公共财政专项资金对高校创业公司的资助。从2012年度山东省省级科技计划投入情况来看,山东省对自主创新的专项经费投入已达100,000万元,设立科技型中小企业创新发展专项扶持资金6000万元。2016年,山东省财政厅加大创业专项投入,设立了15亿元的“促进就业创业专项资金”,设立1.2亿元的“中小企业创业补助创新奖励基金”,但这两部分的专项经费资助对象主要面向社会人员创办的公司,对于高校科技人才创业公司的资助,还缺少专项的创业资金扶持,创业扶持资金缺口还依然很大,远远满足不了高校创业公司初期的资金需要。需要地方政府从财政上设立高校科技人才创业专项经费,支持科技人才积极创业,帮助他们走出创业初期启动资金不足的困境。

2. 鼓励高校对创业公司的专项经费支持。从美国高校对科技人员的创业公司设立基金的实施效果来看,美国高校对创业公司的经费投入,明确了大学对创业公司的肯定与支持,也为创业公司募集校外投资提供了有利的信誉担保证明。我国高校要加强对创业公司的经费支持,对经过技术评估、市场调研等综合考察,具有良好发展前景的公司,可以通过项目扶持、基金资助、风险投资、持有股权等方式,加大对科技人员创业公司的初期经费支持。

3. 完善对高校创业公司的融资服务。人民银行、科技部等6部门印发了《关于大力推进体制机制创新 扎实做好科技金融服务的意见》,目的是充分发挥知识产权融资功能,推动金融与贴息补助政策的协调配合,加大对科技型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同时,鼓励社会资金、国家财政资金设立股权投资基金或股权投资产业基金,为科技企业在资本市场融资提供利好政策。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拓宽我国高校创业公司的融资渠道,解决了高校科研人才创业公司的资金缺口问题。但在具体落实中,还需要高校专业技术转化服务机构,为创业公司积极联系风险投资,推介科研人员科研成果,与金融服务机构紧密合作,为创业公司的融资提供必要的服务。

原文刊载于《中国高教研究》2016年第7期第85-90页

 

 

上一条:程方平:当校长和教师从抱怨转向积极探索时,所有学校都能成功
下一条:华长慧:中外合作大学的人才培养取向研究——以宁波诺丁汉大学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