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七方茶话 > 正文
  
周潇:应用技术大学中的研究——性质、价值与实施
  审核人:

开展科学研究,推动知识的传播和技术转化,是应用技术大学内涵的使命。有效的科研活动,不仅有助于应用技术大学履行知识生产和转化的功能,而且有助于整合其服务地方、推动地方创新,以及培养应用型人才的使命。在欧洲一些国家,应用技术大学的功能定位,最初多指向面向专业性职业活动的教育功能,研究活动很少(陈洪婕,2014)。但是随着社会条件的发展变化,研究工作越来越受到重视,一些国家甚至对应用技术大学开展研究活动进行了法律规定。

 

目前,随着地方普通高校向应用型高校转型的推进,国内学界关于应用技术大学的讨论日益增多。但是对于研究在应用技术大学中的地位和作用、研究的性质与范围、研究的组织、实施与评价这些问题,进行系统而深入探讨的却很少见。相对于专业与课程设置、校企合作,研究在应用技术大学中的作用似有边缘化的危险,这或许与应用技术大学通常与研究型大学并立有关。但事实上,应用技术大学开展科学研究已经成为世界趋势,而且也正是透过研究的深化和拓展,应用技术大学在推动社会经济发展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一、研究的性质和定位

 

与研究型大学不同,应用技术大学开展的研究主要是应用型研究。根据OECD的定义,所谓应用型研究是指:“为了获得新知识进行的原创性研究,这种研究主要指向特定的实践性目标,或者也可以说它的目的是为了探求知识的实际应用”(OECD,2002)。

 

在欧洲不同国家,对于应用技术大学的研究的性质和范围的界定有所差别,但是总体而言都强调研究的实践导向。德国大学校长会议声称:应用导向的研究和知识与技术的转化是应用技术大学的中心任务。德国建立了将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产品研究结合起来以促进创新和市场开发的创新链。应用技术大学在其中的作用集中在应用研究一环,核心任务是将基础研究成果转化为产品开发中实际问题的创造性解决方案。荷兰的情况类似,认为应用技术大学的研究以实践为导向,旨在维持和发展职业实践。研究者可能会在获取知识和开发新产品与服务这两端之间游走,但是研究活动始终根植于职业实践(Weert & Soo,2009)。

 

事实上,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很难截然划分。所以欧洲各国的应用技术大学并不排斥基础研究。爱尔兰强调建立整合的研究连续统,允许研究的多样性,在2013年的一个政府文件中规定,应用技术大学的研究15%应该与行业相关,55%的研究应是与工业相关的重大战略研究,另外的30%则为基础研究。瑞典的应用技术大学也强调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持续互动,并有向基础研究扩展的倾向,但是同时规定应用技术大学承担的基础研究应该对于促进应用型研究的发展具有实质性意义(Weert & Soo,2009)。

 

二、研究的地位与作用

 

应用型研究受到重视乃至推崇是当今世界科研界的普遍现象。“面向国家和工业界需要的研究由于受到科技政策的引导和院校获得资源的强大动力影响正在成为研究者们关注的焦点,强调知识的应用性是一种越来越突出的趋势。”(李志锋等,2014)根据一项针对15个国家两千多位学者的调查,虽然大学中基础研究仍然占据着重要地位,但是更多的学者从事应用型而不是基础研究(Bentley,2015)。

 

应用技术大学开展研究工作存在以下几方面的意义:第一,顺应知识经济时代将科学知识进行转化、推广和应用的要求。知识经济催生了对研发活动的投资,将研究尽可能地转化为商业价值的需求大幅度增加。也正是因此引发了对应用技术大学开展研究的讨论(Soo,2009)。应用技术大学的性质决定了它主要是根据行业企业的需要进行研发活动。因此能够将科学知识转化为新的产品和服务,从而解决知识转化为经济的难题。第二,推动区域创新。应用技术大学立足地方,通过研发活动与区域的行业及社区建立联系,为中小企业提供技术支持,从而可有力地推动区域创新和进步。第三,研究将成果转化为新的知识和新的教学内容,从而使得应用技术大学的课程得以密切关注市场和职业要求的变化,增强学生职业实践的能力。第四,学生研究能力的培养对其职业能力的提升有促进作用。因为学生在参与研究的过程中,其探索未知的能力、分析推理的能力得到增强,这对其日后的专业实践大有裨益。

 

可见,科学研究不仅使得应用技术大学参与到知识社会的知识生产与传播,而且有助于整合教学与服务。虽然教学与研究时常存在彼此冲突的状况,但是对应用技术大学来说,二者却有望较好地统一:将研究成果及时地转化为课程教学内容,使得教学能够实时跟进变化的社会环境和技术,从而为提升学生的专业化实践能力提供支持;通过应用型研究为企业行业解决实际问题,提供技术支持和咨询,从而实现其服务地方、服务产业行业的功能定位。

 

我国提出构建应用技术大学主要针对的是地方本科院校。考虑到地方高校的具体状况,开展应用型研究除了上述一般层面上的意义,还具有特别的价值。有研究指出,地方本科院校将研究重点从基础性研究转向应用型研究有助于地方高校对自身的明确定位,因而是未来应用技术大学发展的关键(解德渤,2014)。不仅如此,开展应用型研究对于地方本科院校获得资金支持、培养教师队伍、深化校企合作的作用也不容忽视。

 

首先,获得资金支持。相对英美等教育强国,我国高校资金来源渠道单一,地方高校相对部属高校通过财政支持获取充足资金的机会更小。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对教育的财政投入也面临收缩的危险,因此拓宽资金来源渠道对地方高校的发展非常重要。民办高校因为学费上涨空间有限、通过资本市场进行融资的渠道尚未完全打开,资金更是学校发展中的一大难题。如果应用技术大学能够很好地开展研究,将知识实行商业转化,解决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难题,就可望从企业行业获得资金支持。

 

其次,通过开展研究培训教师。应用技术大学要求教师具有较强的实践能力,双师型教师队伍的构建因此被视为应用技术大学发展的关键要素。欧洲应用技术大学的教师中,具有行业企业工作背景的教师所占比例很高。我国地方本科高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除了加大对行业企业人才的引进,还需要通过对既有教师和新进“学院派”教师的培训来优化教师结构,提升教师的实践能力。除了组织教师到企业挂职锻炼等通常的培训方式,通过校企合作开展应用型研究、开展技术研发和转化来培养教师是更为有效的路径(黄达人,2015)。这种方式满足了校企双方的需要,容易持续、深入地开展,避免了教师下基层实践可能产生的表面化现象。

 

最后,推动校企深度合作。我国的校企合作一直存在较大问题。所谓的校企合作或者是学校向企业输送学生作为廉价劳动力,或者是形式化、表面化的实习。企业冠名班、订单式培养是相对比较有效的形式,但是覆盖面较小,而且这种形式更适合中等技术技能人才而不是高级技术人才的培养。企业在校企合作中缺乏动力,固然是因为企业发展模式(依靠廉价劳动力而不是创新和技术)和认识的不足,也是因为投资收益的不确定性。与企业合作研发是一种深度的校企合作形式,对企业来说,收益比较直接,风险也小,因而积极性会比较高。在研究上的合作有助于深化校企关系,进而促进其他方面的融合,包括获得资金支持、优化课程设置、联合人才培养甚至联合办学等等。

 

三、研究的组织与实施

 

应用技术大学研究工作的有效开展,需要多个主体的协作。一方面学校需要明确科研定位,整合学校资源,搭建合适的科研团队,与政府和企业积极联动,另一方面,政府则要通过适当的政策工具,在资金、设施等方面予以支持,在学校和企业之间建立合作研发的纽带。

 

1.学校

 

第一,明确科研定位。如前所述,应用技术大学的研究工作以应用型研究为主,但是并不排斥基础研究。由于评价标准的单一性,我国大多数地方本科院校,多仿效研究型大学开展基础研究,结果由于各方面的局限,研究工作乏善可陈。因此,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需要对科学研究进行明确的定位,专注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产业行业发展需要,结合学校自身历史传承和学科结构,确立研究方向和课题,将重点放在解决实际问题、推动技术转化和创新的应用型研究上。这既是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的应有之义,也是地方高校打破在研究上的发展瓶颈,使研究工作焕发活力,进而提升学校整体实力的重要举措。

 

第二,组建科研团队。吉本斯提出当代社会知识生产的新模式,这种模式的一个主要特征是知识在一个更广阔的、跨学科的社会和经济情境中被创造出来(陈洪婕,2014)。应用型研究具有明显的跨界特点,所以研究团队的组织和搭建不能以学科为界,而要跨学科,跨院系、跨学校。突破教育系统,吸收相关行业和企业人士进入研究团队亦很有必要。这也意味着应用技术大学的研究具有更强的统筹性、整合性。学校应该打破传统的科研管理体制,着力进行研究团队的重组和搭建。

 

第三,确立特定的优势研究领域。这样做有两方面的好处,一是避免应用型研究可能产生的碎片化效果。因为大量的研究工作是面向企业行业需要,缺少连贯性,所以可能导致研究能力的分散。将研究集中于特定的知识领域有助于知识和研究能力的积累(Weert & Soo,2009)。二是与研究型大学、重点大学实现错位发展。如武汉纺织大学依据纺织行业背景,将研究工作集中在纺织行业关键技术,颇有成效;北京城市学院在发展3D打印时,因为重点高校对3D打印的研究集中在武器和大装备上,城市学院便选择了文化创意与民用领域,一方面避开与重点高校的竞争,另一方面又与学校自身的优势和特点相契合(黄达人,2015)。

 

2.政策工具

 

地方本科院校程度参差不齐,多数院校研究基础薄弱,开展研究存在人力、财力、物力不足等各方面的障碍。因此,设置适当的政策工具加以扶持非常必要。在欧洲各国,随着对应用型研究的重视,一些国家不仅赋予应用技术大学开展应用型研究的责任,而且在资金等方面提供了支持。具体情况如下:

 

 

我国推动应用技术大学的发展,始终不能脱离地方高校转型这个背景。转型涉及的高校很多,具体情况不同,不易通过法律和政策规定进行一刀切,但是国家应该积极鼓励地方高校开展应用型研究,并提供相应的政策工具。

 

其一,资金支持。预算拨款和科研项目资助是当前我国政府对高校进行科研经费资助的两条主要途径,前者是指高校主管机构在教育事业经费中拨付,后者主要指国家设立科研基金,高校教师提出申请,通过同行评审之后,即可获得经费资助(谭广炎等,2015)。由于地方财政收紧,地方高校从地方政府获得预算拨款的额度受限,而由于学校名气等因素影响,地方高校在通过科研立项获取经费资助的竞争中也处于劣势。因此国家可考虑设立专门面向地方高校的专项应用型研究基金。国家也可直接出资在地方高校建立实验室、研发中心或者将课题直接分派到高校。这需要建立严格的监督机制,如研究进展和成果的定期公告,以防范财政资金的滥用。

 

其二,统筹规划,在企业和学校、学校与学校之间建立联系。地方政府组织企业和学校专家,制定地方发展规划,根据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确立重点研究课题,并根据学校和企业的状况组织合作。对于跨省市的区域发展战略,如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一带一路战略等,中央和地方政府应该深入了解涉及区域的行业、企业和高校资源配置、研究实力、学科优势等,然后形成跨学校的研发团队以及企业与学校合作研发的团队。

 

其三,为激发企业创新动力提供制度保障,从而为校企合作研发创造条件。应用技术大学的研发工作主要面向地方中小企业,服务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因此企业的参与与合作非常重要。企业为研发提供资金支持、提出研究问题和需要,配备具备实践经验的人才,这些都是研究工作有效开展的重要保障。我国企业开展研发动力不足,这与我国之前的经济增长模式相关,也与一系列的制度缺失有关。政府应该通过制定和完善法律法规,加大执法力度,切实保护知识产权,打破垄断,减少差别待遇,使各类企业都能在平等的市场环境下公平竞争,从而加大企业创新压力,促使企业不得不将改进技术和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作为赢得市场竞争的手段(郭永新,2008),进而激发企业寻求高校的帮助,主动与高校合作研发的动力和积极性。

 

四、科研评估

 

对高校和研究机构的科研工作进行评估是当今世界通行的做法,而且越来越受到重视。评估成为大学获得拨款和项目资助的主要依据,也被视为保证资源的有效利用、激励高校提高研究质量和研究能力的重要举措。

 

因为应用技术大学研究的特殊性,对科研工作的质量评估从理念、标准、指标等方面较传统大学科研的评估应当有所差异。在应用技术大学发展较为成熟的欧洲国家,因为应用技术大学全面深入地开展研究工作是比较晚近的事情,所以尚未建立成熟的完备的科研评估体系,但是相关的探索性实践已经展开,一些做法值得借鉴。

 

1. 评估标准

 

除了资金之外,评估标准是影响研究机构之研究能力的最重要的因素。应用技术大学从事的主要是应用型研究,当前通行于大学的科研评估标准主要以学术研究或者说基础研究为导向,这些标准是否适用于应用技术大学存在争议。一种观点认为发表论文应该被其他标准所取代,比较温和的观点则承认既有标准的价值,但是主张这些标准应该与应用技术大学的使命以及研究的特点相平衡。

 

John Furlong和Alis Oancea(2005)提出了一个比较完备的关于应用型研究评估标准的讨论框架。他们认为可以从四个维度对应用型研究的质量加以评估:(1)认知维度。此为传统的关于科学研究的评价标准,具体指标包括可信度、对知识的贡献、研究设计和报告的清晰度、范式依赖(paradigm-dependent)等;(2)技术维度。主要指研究的使用价值。具体指标包括:及时性、目标的适切性、专一性、可操作性等;(3)能力建构与对人的价值(capacity building and value for people)。这是指促进实践者的个人成长、增进其反思能力、感受力和道德性等,或可称为“实践的智慧”。具体指标包括知识生产中的合作与投入、反思性与批判性、对个人成长的激励等;(4)经济维度。衡量研究经费的支出情况,以及产出的竞争力。具体指标包括成本-效力、市场竞争力、可审核性、可行性等。

 

通过研究当前发达国家一般性的科研评估标准以及应用技术大学科研评估的探索性实践,我们认为应用技术大学科研评估应该特别关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研究与教学的整合程度。虽然研究在应用技术大学中的地位不断上升是国际趋势,但是教学仍然是应用技术大学的首要使命。在科研评估中,关注研究与教学之间的整合,有助于在这两个使命之间达成协调,达到以研促教的目的。荷兰政府规定,对应用技术大学的科研评估应重视研究对职业实践的价值,研究与教育和培训之间的相关性。澳大利亚对应用技术大学科研评估的一个标准是“研究的方法和结果被整合到课程中”。具体指标包括关于研究方法和研究成果整合进入教学的过程和机制的说明以及学生对研发活动的参与情况等。如奥地利议会要求描述学生对研发活动的参与情况,以及研发活动如何通过项目参与、学位论文等得以实现。一些国家采用了更加量化的指标,如参与研究的学生数量(Weert & Soo,2009)。

 

第二,研究的影响力。因为应用型研究的主要目的在于推动技术转化和成果应用,所以评估研究在非学术领域的影响力非常关键。值得一提的是,不仅仅是对应用技术大学,对研究型大学的科研评估中,研究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受到重视。如英国2013年颁布的卓越科研框架(REF)中,“影响力”指标占到20%的权重。REF对研究影响力的评估采用的是案例评估的方式。即根据要求提供一个完整的说明并附上科研成果对其他社会领域产生具体影响的案例(刘兴凯,2015)。这也意味着成果类型被扩展,除了报告与论文,专利证书,成果或方案在行业被采纳的信息等,都可以成为影响力的证据。

 

2.内部评估与外部评估

 

内部评估是院校进行内部质量控制的一种方式,也是外部评估的基础。内部评估可以在教师个体、研究单元和研究项目几个层面展开。我国高校对科研的内部评估多在教师个体层面展开,评估标准比较单一,重数量、轻质量,重论文,轻其他类型的成果。这些问题已经广受诟病。如前所述,组建研究团队是应用技术大学开展研究的重要策略,所以相比于对教师个体的评估,应用技术大学应该更重视对研究单元(如系部、研究中心、项目部等)进行整体评估。评估的内容除了研究成果的影响力,还应该包括:研究战略与目标、资源使用的有效性、研究人员的质量等等。对某一特定研究项目也应该通过常规性的评估(如工作任务实施、,目标达成、时间安排、客户反馈等方面的状况)进行有效的监管。

 

我国高校的外部评估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但是在欧美国家,外部评估多由独立的第三方机构进行,如英国的高等教育基金委员会,也有一些国家由独立的评估机构与教育部门合作开展。随着我国管办评分离政策的推进,未来有望由半官方或者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开展外部评估,从而保证评估的公平、公正和权威性。

 

无论是内部评估还是外部评估,都应该保证评估专家的多元性。在英国的卓越科研框架中,专家组成员就邀请了一些“终端用户”代表。因为应用技术大学与地方、行业企业的密切联系,决定了对其科研水平的评估专家组中,除了领域内的研究专家,还应该吸收地方政府部门、行业企业社会组织的相关人员。

 

参考文献:

 

陈洪婕等 主编.国外高等教育学基本文献讲读[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

——恩德斯.转变中的讲座制:德国大学教师的聘任、晋升与水准保持

——吉本斯.知识生产的新模式

侯长林、罗静、叶丹.应用型大学视域下新建本课院校办学定位选择[J].教育研究,2015(4).

黄达人.大学的转型[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

李志锋,高慧,张忠家.知识生产模式的现代转型与大学科学研究的模式创新[J].教育研究.2014(3).

刘兴凯,梁珣.英国高校科研评估的制度改革、效益及其借鉴意义[J].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15(3).

谭广炎,林春丽,韩旭.中英高校科研管理比较研究[J].教育与职业.2015(18).

解德渤.科研观改变:应用技术大学发展的关键[J].高校教育管理.2014(6).

赵文青.对我国应用型本科院校发展战略的思考:潘懋元先生访谈录[J].高校教育管理.2014(1).

Egbert de Weert, Maarja Soo. Research at Universities of Applied Sciences in Europe: Conditions, Achievements and Perspective, Center for Higher Education Policy Studies, 2009.

John Furlong, Alis Oancea. Assessing quality in applied and practice-based educational research: a framework for discussion. Oxford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Educational Studies, 2005.

Maarja Beerkens-Soo, Hans Vossensteyn. Higher education issues and trends from 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Center for Higher Education Policy Studies, 2009.

OECD. The measurement of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activities Frascati manual: Proposed standard practice for surveys on research and experimental development. Paris: OECD, 2002.

Peter James Bentley.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basic and applied research in universities, Springerlink.com, 2015.

 

作者简介:周潇,致远教育和管理研究院,研究员。

 

上一条:熊建辉:社区学院,为何成美国推动高等教育大众化利剑?
下一条:田丰:高等教育体系与精英阶层再生产——基于12所高校调查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