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家访谈 > 正文
  
教育管理的“哥白尼式革命” 民办教育的春天在哪里?
  审核人:

《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修订工作涉及一个非常引人关注的话题——民办教育机构的分类管理, “分类管理”应该怎么“分”,“分类管理”又该怎么“管”?中国教育智库网CEO郑德林就民办教育修法与分类管理专访了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教育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王烽。


绝不放弃你 “差生”逆袭“优等生”


中国教育智库网:民办教育在我国教育领域所发挥的作用,所占的分量不容小觑。那么,目前民办教育发展的趋势是什么?是否以不同于公办学校的特色取胜?


王烽:民办教育的发展呈现多样性的特点:有一些民办学校简单复制公办学校,甚至在应试方面变本加厉,比公办学校追求更高的升学率。另外一些民办学校则把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很好地结合,利用自由度相对较大的优势,在课程改革和管理方面进行创新,效果很好。实际上,有的民办学校无论在办学理念还是办学效果上已经领先公办学校,一些体制外生长的教育理念、教育模式非常好。像北京的某民办学校,开始是把一些家长送来的所谓的“差生”进行培养,后来教育质量和教育理念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规模慢慢扩大。现在这个学校虽然学费很贵,但独有的办学特色使其“供不应求”。


中国教育智库网:如果把这些“差生”放到公办学校,有可能被分班,甚至面临被老师“放弃教育”的风险。


王烽:近些年在学校教学质量方面出现了一种情况:中部和西部一些农村公办学校的基本教学质量难以保证,造成学生向城镇学校集中。相对而言,民办学校的质量比公办学校高得多。民办教育与公办教育对比,在城市,悬殊可能还不是很明显,但在农村却很容易看出来,家长的反映是民办学校更“负责任”。为什么许多民办学校反而教得好?其实不需要教师有天大的本事、太高的学历,只要“负责任”,就能得到家长认可。


公办vs民办 核心竞争力岂能靠拷贝


中国教育智库网:公办教育是一股力量,民办教育也是一股力量,民办教育不仅对升学有所贡献,而且对全民终身教育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民办教育机构也会注意差异化办学,注重特色,以特色吸引学生。对于民办教育,您认为核心竞争力体现在哪些层面?


王烽:民办学校的核心竞争力在于,首先,是不是有充足的资源、资金、办学条件,这是办学基础。其次,最重要是办学理念,是根植在校长头脑里的办学理念。非营利性学校可以摒弃市场化、行政化,贯彻自身的理念带着情怀办教育,这本身就是核心竞争力。再次,民办学校的治理结构,是把权力交给校长,还是董事长?建立起董事会与校长之间清晰的委托代理关系,聘请有理念、有本领的校长后把权力交给他。而校长的理念又该怎么贯彻?理念如果不能很好地影响别人,就不能达成好的决策。校长的理念贯彻到每个人头脑里,民主决策就会符合理念,所以说校长理念的传播推广很重要。另外,民办学校要面对理念执行的问题,好的办学理念在学前教育、小学阶段最容易得以执行,到了中学阶段办学理念就要服务于升学。而相对于中小学,从某种意义上讲,大学更像官僚机构,办学理念难以产生且难以执行。这样的问题在民办学校同样存在,有的民办学校觉得自己要办得正统,办得好的一个标准就是更像公办大学,包括内部的层级管理,甚至拷贝了公办的治理结构,唯一不同的是董事会制。


激发创造力 学校管理者要善于“田园牧歌”


中国教育智库网:教育的内部治理结构里,校长是一个灵魂人物,您认为职业校长应具备什么条件?


王烽:首先,职业校长应该从民办学校内部产生。其次,校长要有教育情怀、理念、方法,在公办学校很难锻炼出适合民办教育的领导。我觉得中国教育智库网是一个好的平台,可以给民办学校中具有领导潜质的人提供更多服务,让他们成长起来,让民办学校有更多的选择,这是功在千秋的事情。校长围绕董事长转,原因在于校长没有独立的理念,如果让董事会相信校长的治理能力和理念,董事长就该围着校长转、为校长提供支持和服务。而且,学校一旦选定了校长,校长与董事长之间应该有一个清晰界限和程序规范,董事长一句话就能辞退一个校长是不正常的现象。


中国教育智库网:您曾经提到过“政府围着学校转,而不是学校围着政府转”——这是教育制度的“哥白尼式革命”。 这一教育管理理念在民办教育领域怎样落实?


王烽:关于教育管理,谁围着谁转这确实是个问题。我觉得不管怎样。首先,学校管理者必须给教师留出一种“田园牧歌”的感觉,一种闲暇的感觉,一种自由创造的感觉,教师自身内心的活力才能更好地焕发出来。课堂上,教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一些细微的东西也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可能这个老师长得帅一点,学生就喜欢学,这个很微妙,没法去推广到别人那里。其次,我觉得企业管理的很多方法可以帮助民办学校建立起一个基本机制,这一机制可以作为民办学校管理方式从公办学校模式中解脱出来的推动力量,但过分注重运用企业管理方式,用管理的框框把教育限制住,也不符合教育规律。


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 分类管理再引热议


中国教育智库网:《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修订工作中涉及一个非常引入关注的政策导向:分类管理,“分类管理”应该怎么“分”,“分类管理”又该怎么“管”?


王烽:《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是把所有民办学校分成营利性和非营利性,还是在营利性和非营利性之间允许一批不够分类条件的学校存在?这涉及顶层的决策,就目前来看,似乎主张分成两类的声音大一些,但具体是分两类还是分三类,这其中最大的区别是中间这层(不够分类条件的学校)怎么处理,按照最近国务院发布的《社会服务机构登记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来看,对于社会服务机构的定位已经是通用的非营利组织标准。目前以民办学校为代表的一批社会服务机构不符合非营利组织的条件,但考虑到民办教育的历史遗留问题比较多,还要吸引更多民间资金进入教育领域,让分类标准更宽泛一些成为一种选择。问题的核心是在民办学校资产产权方面,如果学校终止办学后,办学者、出资人能不能以某种方式在剩余资产中得到补偿,但这必须要避开目前其他法律的一些规定。我觉得叫做营利或者非营利没有太大意义,主要是跟政策对接的时候才有意义。学校不办了举办人往回拿剩余资产,不管是补偿的,还是其它的形式,如果有关部门认定举办人没放弃产权,免税等政策就没法适用。《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修改,关系的不仅是《民办教育促进法》自身,还有其它法律的解释,这次修法的难度在于能不能有一些宽松、折中的办法。


目前有些民办学校人心惶惶,在个别地方有一些举办者想逃离,这是对分类管理的曲解。怎么分目前尚没有确定,保证投资人的权利,考虑历史背景这种思路,已经在《社会服务机构登记管理条例》里有所体现。另外,有的学校本来就已办不下去,不能把这个理解成“分类管理”本身带来的问题。关于“分类管理”,我个人提倡分不开的先放一放,时间长了自然会分开。


奉劝投资者 不要把学历教育当作赚钱领域


中国教育智库网:如果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入教育领域,对教育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王烽:教育缺钱,更多的资本投入教育显然是好事。但如果是进来之后,资本没有改变资本的面目,资本还是资本,那么对教育,特别是学历教育就可能变成坏事,对资本本身来讲也不会是好事。对非营利性学校来讲,如果不处理好资产产权和学校控制权的关系这一问题,建立起合理的治理结构,则会影响学校的长期发展。非营利性学校应是资产产权和学校的控制权分离,不能完全由所有人控制学校。


中国教育智库网:可否这样理解,就教育领域来讲,国家还是鼓励民办教育进入非营利性领域?


王烽:在学历教育上,国家会更多地鼓励非营利性教育。如果是资本进入学历教育的非营利性学校,我提倡把资本变成产品,把产品带入学校,划清营利性和非营利性组织的边界后,营利性和非营利性组织再进行合作。这样才有新的发展空间,比如提供课程,提供教育资源、管理服务,提供各种跟教育有关的边缘产品,资本进入学历教育应该是以这个为主。我特别鼓励的是教育服务业,如培训这个市场极大,前景很好。


中国教育智库网:目前投资界对民办教育热情满满,那么,民办教育的春天在哪里?


王烽:我奉劝投资者一句:不要把学历教育当作赚钱的领域去投资,在法律和政策规范下,正常的学历教育是没有持久的营利空间的。教育虽缺钱,但我个人不欢迎营利性资本大规模进入学历教育。某种程度上讲,教育的春天,跟资本进入学历教育领域没有太大关系,你要有情怀,要有理念,要有产品,要有蓬勃的创造力,要有把理落到实处的实力,而不是仅仅拿钱去投资。

 

 

上一条:姜大源: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几个重大问题辨析
下一条:教育最重要的使命是使人成“人” 要大力发展素质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