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书院活动 > 正文
  
邬大光:找回大学的宁静
  审核人:

 

我以所在的厦门大学为例,每日游客近万人,周末和假日,更是几万人。学校为了维持校园的宁静,不得不采取每日限制游客数量的做法……

 

在2016级本科生开学典礼上,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在主题演讲中提到给新生的赠书《瓦尔登湖》。他说:“我们需要摆脱物质的奴役,在安静思考、默默守望、执着追求的过程中,感受宁静的巨大力量。”拜读这篇演讲稿“在宁静中创造美好的未来”,我很有感触:大学需要宁静应该是一个“不入流”的话题,或者说与当下“双一流”建设的内容有些风马牛不相及。清华校长值此之际提出“大学需要宁静”,看似十分轻松;实际上,这是一个沉重且值得所有大学人都需要认真反思的话题。当清华大学提出大学需要宁静时,并不仅仅是清华园面临的窘境,而且是所有大学都一直绕不开的“纠结”。

 

宁静是办大学的初始之选择。纵观世界上的许多大学,尤其是历史悠久的大学,几乎在开办之初,就把宁静作为选址的一个必备条件,如牛津、剑桥、斯坦福大学等,举不胜举。包括我任职的厦门大学,当年“校主”陈嘉庚在选址的时候,不仅远离大陆,而且是选在海岛上,这应该是中国近代第一所选址在海岛上的大学。其实,陈嘉庚校主最初办教育是在陆地,即今天的集美。而他在办厦门大学的时候,整个集美学村的条件已经很好,可他却把大学校址选在了鹭岛,而且是选在了当年从市中心到校区不通道路的东南一角。校主之所以这样做,其目的就是让厦大校园远离城市,远离尘嚣。一些历史悠久的大学,即使把大学选在了城郊或农村,似乎对宁静还是有些担忧,故又砌起了高墙大院,如牛津、剑桥、耶鲁等大学。后人之所以把大学称为“象牙塔”,这是原因之一。

 

让大学保持一份宁静,说成是大学人的初心、情怀、品味,或者说成是大学的一种理想状态,一点儿也不为过。也许是因为大学的宁静,才足以吸引和成为学人的栖息之地。然而,今天大学的宁静正在被悄然打破,大学人情怀中的宁静似乎正在被社会的喧嚣一步步蚕食,宁静已经离大学有些渐行渐远。放眼一望,大学已经处在社会与城市的重重包围之中,各种“喧嚣”不仅搅动了原本宁静的大学校园,更搅动了大学人的心灵。2015年8月份访问法国图卢兹大学时,陪同我们的教授说:“图卢兹大学正准备选新的校址,躲开喧嚣的市中心,找一片适合做学问和育人的校址。”回想起自己当年读本科的母校,校址是在远离城市二十余公里的山坡上,整个校园延绵近五公里,被称之为“十里校园”。每到夜晚,学生几乎不敢一个人走出来,唯一的选择就是闭门读书。可是后来学校还是想尽办法,迁进了市中心。殊不知,时过境迁,在我国大众化的进程中,有多少大学因为新校区的选址远离市区,而遭到师生们的反对。

 

在空间上,今天的大学试图保持一份宁静,已经非常困难了,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奢望”。再拿我所在的厦门大学为例,每日游客近万人,周末和假日,更是几万人。学校为了维持校园的宁静,不得不采取每日限制游客数量的做法。其实影响今日大学宁静的诱因,远不仅仅是众多游客所致,还有许多更复杂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因素,这些因素对大学宁静的搅动,也同样超越了大学的范围。不难发现世界上的一些大学,为了保持大学的“宁静传统”,在新的建筑中,别出心裁地给“宁静”预留了一份空间。例如台湾新竹清华大学和美国北卡州立大学的新图书馆,都专门辟有一个“发呆区”(Relaxing and Inspiration),挂上一个大大的牌子,就像是一个“预警”标识,提示前来的读书人。

 

“宁静致远”,是国人都非常熟悉的道理,更是大学人长期奉行的圭臬。当下重新呼吁找回大学的宁静,其本意并不是就大学的空间而言,而是在试图找回大学的一种内在气质乃至精神。对大学而言,可怕的并不是校园空间的喧嚣,而是大学精神上的异化。当宁静被认为是大学的一种“奢侈品”或带有“小资”的色彩时,“致远”就缺乏了根基。在一定意义上说,宁静既是大学的基因和“致远”的需求,也是大学的延续和传承的品质。当大学缺少了宁静,增加的只能是浮躁和功利。浮躁的滋生和不断弥漫,已经在悄悄地改变和侵蚀大学的学术生态,也使大学逐步丧失了引领功能。

 

宁静是办大学的应有之义,甚至可以说是渗透在学人骨子里带有某种理想的历史情怀。找回宁静,就是找回大学的“生命基因”。其实,当下大学需要找回的已经不仅仅是宁静的基因,还有太多需要找回的内在基因。如:需要找回大学的斯文,需要找回大学的气质,需要找回大学的风骨,需要找回大学的情怀,需要找回大学的精神。之所以说大学需要找回的基因太多,就在于我国近代大学作为“舶来品”,其体现大学组织内在基因的“元素”就相对缺乏。在外部诱惑不断增多的环境下,原本生命力不强的基因,就更难以支撑大学生命的延续。

 

重提保持大学宁静,是一个回归大学基因的过程,也是一个重建基因的过程。因为要求大学走出“象牙塔”,也是一种时代要求。在宁静与喧嚣中保持大学的应有的组织气质,确实给当今大学出了一道难题。恢复大学的宁静,是一个系统工程。让学生保持宁静,需要教师保持宁静;让教师们保持宁静,需要大学管理者有宁静的制度设计。如果大学能够有一个“休渔期”,重新设计大学宁静的制度,也许才能把大学从喧嚣中尽快地拉回来。最后想说的是:保持大学的宁静,需要大学有定力。

 

 

 

上一条:远去的中国大学|原国家各部委直属高校变更情况
下一条:我国教育研究前沿关注点:基于2014-2015年《教育学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