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书院活动 > 正文
  
何种机制制约高等教育平等化功能的发挥?
  审核人:

 

毫无疑问,接受大学教育能够在经济和非经济方面给个体带来很大的回报。但大学教育还有一个重要的平等化功能,它能绕开阶层出身而给予个体取得经济成功的平等机会,因为研究发现,对于大学毕业生而言,代际之间在职业地位上的关联几乎不存在。不过,早期研究只关注了职业因素,也没有对其中的机制做出理论性的解释。在Is a College Degree Still the Great Equalizer? Intergenerational Mobility across Levels of Schooling in the United States一文中,结合美国高等教育新近的一些变化趋势,作者系统重估了这一命题,并对其中的机制进行了初步检验。

 

高等教育的新趋势

 

最近几十年来,伴随高等教育的持续扩张,成年美国人中拥有大学文凭的比例也在逐年攀升,现阶段已经超过百分之三十。与此同时,大学教育内部也经历了急剧的水平分化(horizontal stratification),不仅各高校在选择性上的差异越来越明显,而且不同专业的教育回报也开始出现分野。在这种背景下,家庭优势的代际传递似乎又有了新的路径可以依赖。按照最大化维持不平等的假设,当大学教育对于各个阶层的学生来说都是可及的时候,社会上层会利用其优势地位获得更加优质的教育,而水平分化恰好就为此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出口。相应地,大学教育的平等化功能就会受到一定阻碍。

 

另外,拥有研究生文凭也越来越普遍,美国成人中的这一比例已突破百分之十,其影响力在就业市场上已经开始显现。不过,这一群体与大学生有着明显的区别,因而有必要分开讨论。在作者看来,高等教育的平等化功能在研究生群体中并不是那么明晰。一方面,研究生在期望及能力的禀赋上都迥异于其他低教育水平的个体,而研究生教育还能使他们接受更专业的训练、建立起新的社会关系。这就使得代际之间在社会经济地位上的关联就不那么重要了。但另一方面,由于研究生阶段更加突出的水平分化,代际之间更强的关联同样也是可能的。

 

市场选择与代际流动

 

对于早期发现的大学教育的平等化功能,一种解释认为,用人单位在录取新的职员时会更加注重个体的各种资历,而很少顾及其家庭的社会关系。虽然这种解释非常可信,尤其在官僚组织中表现得特别明显,但内中的机制并未得到详细阐明。借鉴就业市场中种族和性别歧视的相关文献,作者认为至少有两种机制制约着大学教育平等功能的发挥。一个是分配上的不平等(allocative inequality),即某些群体会因为其先赋性的特征(如性别)而倾向于被分配到那些收入比较低的职业当中。其次是职业内部报酬上的不平等(within-occupation rewards inequality),对那些劣势群体而言,即使被分配了同样的工作,其获得的报酬也明显低于其他人。

 

作者认为,这种性别或种族的逻辑也同样适用于阶层背景。不过,与更低教育水平的个体不同,对于大学生或更高教育水平的个体而言,决定他们职业分配和报酬的已不再是阶层背景的先赋因素,取而代之的是他们通过教育所获得的人力资本。正因为这个缘故,代际之间在社会经济地位上微弱的相关也就可以很好理解了。

 

实证分析

 

利用美国本土的5个纵贯数据,运用对数可积层面效应模型以及多元线性回归模型,作者从社会阶层、职业地位、工资和家庭收入等四个不同的角度入手,分别考察了大学教育与研究生教育的平等化功能。

 

结果表明,虽然代际关联在四个经济指标和两性之间都表现出了细微的差异,但总体来看,代际关联会随着教育层次的提高而表现出一种U形的模式。对于大学水平以下的个体而言,代际之间优势的再生产表现得特别明显,大学教育能够消除家庭背景的影响,但在研究生阶段,家庭背景的重要性又开始凸显。不仅如此,大学教育的平等化功能并没有随着教育扩张而发生改变,而研究生教育的平等化功能则已经成为过去时。

 

进一步分析发现,为作者强调的水平分化以及劳动力市场中的分配、报酬机制能够合理解释两个高教育水平群体表现出的差异。对于大学毕业生而言,大学教育较弱的水平分化以及职业分配和报酬在不同阶层中表现出的微小差异使得代际之间的关联不那么明显。而对研究生来说,家庭背景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决定了其选择的学校等级、专业领域、职业类型以及最终获得的经济回报。在后一个群体中,代际优势的再生产在男性中表现得更加明显。

 

尽管没有完全排除个体层面选择性的干扰,对阻碍平等化的机制的检验也略显粗糙,本文的研究仍然从不同角度印证了高等教育的平等化功能。并且,作者的分析也表明,社会流动同时关联着特定的教育体系和劳动力市场,二者缺一不可。

 

介绍文献

 

Florencia Torche. (2011). Is a college degree still the great equalizer? intergenerational mobility across levels of school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117(3), 763-807.

 

来源: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

 

 

上一条:国外研究 | 如何解释教育不平等的国际差异?
下一条:“十二五”中国民办教育研究新进展(2011~2015年核心论文荐读225篇)